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产品中心
| 方太售后维修_方太油烟 | 电器维修(电器维修培训 |

北京生活网找保姆(北京保姆网)

投递时间:2022-06-06 15:49:37感谢『admin』投递来源:admin

[导读]中国人。

北京,天通苑,号称“亚洲最大社区”。


这里是地铁五号线终点,从这里去北京中心天安门,需要换乘一次,17站耗时1个小时。


这里生活着近90万常住人口,其中一半左右是外来的“新北京人”。


每天早上9点,当天通苑的三个地铁站将数以万计的上班族送往市中心之后。


恢复了片刻安宁的小区里,又迎来了另一批人潮。


他们大多头发花白,一手领着蹒跚学步的孙辈,一手拎着从菜市场采购回来的蔬菜瓜果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
这些操着不同口音的老年人,已经成为了天通苑里的一道风景。


他们来自全国各地,却因为同一个目标来到了北京。


在老家操劳了半生,拉扯大儿女,完成了所有应尽的义务后,为了照顾孙辈的起居,他们再次打点行囊奔赴异乡。


网络上给这一特殊族群起了个和“北漂”“沪漂”一样时髦的称号——“老漂”。


她们的生活,被凤凰卫视冷暖人生团队拍进了纪录片里,《老北漂》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背井离乡的“老漂”


每天早上六点,谢凤娇都会给女儿女婿一家端上煮好的稀饭和买来的油条。


照料外孙吃完早饭,把他送到幼儿园后,便开始紧锣密鼓地买菜、做家务、洗衣服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忙完家里的一摊活,她又赶去接孩子放学,做晚饭。


等到给外孙洗漱哄睡后,谢凤娇的一天才算结束,这样高强度的“工作”生活已经重复5年了。


5年前,谢凤娇从湖南来到北京,这么多年的“老漂”生涯里,她只去过一次故宫。


想去天安门广场看一次升旗,但平时要送孩子上学,节假日又不忍心叫醒女儿早起。


住在天通苑的谢凤娇,距离“北京”仿佛和在老家时一样远。


除了琐碎的家务、狭小的社交圈子,更让谢凤娇觉得难以排解的是背井离乡的疏离感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和女儿三口同住一个屋檐下,她却总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。


北京物价高,为了不给孩子添麻烦,谢凤娇把自己的2000出头的退休费都搭在日子里花了。


“我不属于这里,谈不上喜不喜欢,反正就是来做客的吧。”


除了每年清明节回乡扫墓外,谢凤娇现在已经极少回到湖南岳阳的老家了。


乡下的亲戚朋友都在羡慕她生活在大都市,而在谢凤娇的眼里自己不过是这个城市匆匆过客里一个暂住的影子。


在每天周而复始的琐碎家务中,最让她盼望的是每天下午小广场上的闲聊时光。


在接孩子放学前的间隙,谢凤娇会和同是湖南的老乡们聊聊家常,吐一吐苦水。


在天通苑,这样以口音划分的“老漂”据点有十几个。


他们以乡音为纽带,寻找着同类也让自己能从这座城市获得更多一点归属感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从河南贫困县来到天通苑的王翠荣,儿子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骄傲。


十几年前,当儿子坐上前往北京打拼的火车上时,王翠荣站在菜地里哭了一个下午。


她原以为自己这辈子会守着老家的一亩三分地,安度晚年。


但接到儿媳的电话后,这辈子只去过县城的王翠荣带着行李来到了北京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因为没能租到同一套房,王翠荣住在了儿子隔壁的合租房里。


一间十几平米的隔间,成为了她在北京的所有。


和谢凤娇有“湖南帮”闲聊排解压力不同,王翠荣浓重的河南口音让她难以融入老漂团体。


每天洗衣做饭带孩子外,她唯一排解寂寞的工具就是儿子为她买的手机。


“想儿子就按2,想闺女就按1,按完了也没什么可说的。”


孤独寂寞之外,王翠荣和儿媳的相处也让她倍感压力。


和新一代人的育儿理念不同,王翠荣带孙女时还沿用着乡下老一辈人的方法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因为带孩子的问题,这半年里她没少和儿媳互相埋怨。


但更多时候,为了不让夹在中间的儿子为难,王翠荣都把这些孤独和委屈默默埋在心底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子女家还是自己家?


困扰着“老漂”们的还有一个问题,她们常常为了子女的家庭,被迫和自己的老伴分离。


从河北省来的“老漂”马书婷,没有一天不惦记着自己在老家的老伴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她性格开朗乐观,但让她想不到的是,比老家大上几万倍的北京,家家户户住得这么憋屈。


不到30平米的开间里,满满当当堆满了一家四口的东西,孩子学走路时不是碰了收纳盒就是撞了快递箱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马书婷一天到晚除了做饭带孩子,就是不停地收拾东西,辗转腾挪地想办法给家里变出点空间。


“这里不如家里住得舒服。老家是大院,我一个人特别宽敞,但在北京特别憋屈。他们都说北京好不好呀,我说不好,无论如何你都是一个外乡人是不是?”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还没上幼儿园的孙女,时时刻刻不离开她,这让好说笑又爱热闹的马书婷到了北京之后,生活圈子缩小到了家和菜市场的两点一线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隔壁的合租房里,一批批年轻人来了又走,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想要和邻居拉一拉家常也成了难以实现的梦想。


而独自在家的老伴,没有她的陪伴,精神也很寂寞。


住在天通苑的张士敏和谢凤娇、马书婷一样,十年前为了刚出生的外孙女,她风风火火地赶来了北京。


出生在东北林场的张士敏,作为家中的长女,从小便担起了帮补家用的责任。


种地、喂猪、喂鸡,十几岁的张士敏样样都干得比同龄人更好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为了给弟妹攒学费,高中毕业后她就去了工厂当装卸工,百十斤的水泥一扛就是几年。


等到弟弟妹妹都考到外地的大学,陆续离开了县城后,张士敏又开始为自己的小家庭忙碌起来。


但因为性格不合,张士敏的婚姻只维持了几年。


离婚后她带着女儿也离开了东北小县城,白手起家在烟台干起了自己的理发店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十几年当爹又当妈的日子里,张士敏把所有心血都放在了女儿身上。


把女儿送进大学又送入她的小家庭后,原本打算好好歇一歇的张士敏又被召唤到了北京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一直到外孙女上学,她才终于有了喘口气的时间。


但当她想要好好在这座城市看一看时,她开始觉得这个家太小了。


外孙女越来越大,不大的两居室里空间越来越小,自己作为一个“闲人”为了不给女儿添麻烦,她在距离不远的小区租了一间10平米的隔断。


她不想回老家,在哪儿都是一个人,在北京至少离女儿还近点。


有了自己的隔断“小家”后,张士敏尝试着走出家门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她在公园里参加合唱团,学跳新疆舞,还斥巨资2000块买了一套架子鼓。


排解寂寞之余,也为了让自己在这座城市留下点存在感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,有无数和谢凤娇、王翠荣一样命运的“老漂”,他们接受了儿女们的安排。


一把年纪努力适应着大城市的生活节奏,放不下家乡的牵挂也融不进异乡的生活。


这座城市漠视着他们的孤独,他们也不愿向这座城市敞开心扉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晓世《老北漂》


除了这些被动的留在异乡的“老漂”外,互联网时代下一些主动远离故土的“老漂”也走入我们的视线,他们的“漂”也更多了一层自我救赎的意味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漂在路上


一向以年轻用户群为主流的B站,最近大火的却是一位年过半百的UP主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
在家里做了半辈子全职主妇的苏敏,在56岁那年,决定策划一场逃离婚姻的漂流旅行。


出生在上世纪60年代,重男轻女家庭里的苏敏,从小就被教育,一切好的都要让给弟弟。


顶替父亲的岗位进入工厂后,为了帮补家用,每月的工资她都如数交给母亲。


23岁那年,苏敏听从父母的安排,嫁给了相亲后见面两三次的丈夫,一过就是30年。


婚后,从工厂下岗后的苏敏做过泥瓦匠,摆过小摊卖水果,当过环卫工扫大街,一切生计的压力都没有将她击倒。


但无爱婚姻里的痛苦,却一再让她感到窒息。


和精明算计的丈夫生活,两人经济上一直保持AA制。每月的生活费、孩子的学费甚至用医保卡买药,也要精确到一分一毫向他报账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
丈夫对她最大的兴趣,就是从对话中挑刺然后发展到口角。


因此,苏敏在家越来越少开口。


为了避免吵架,从女儿上初三后,苏敏和丈夫开始分房睡。


即便如此,易怒的丈夫还是会挑刺吵架,在口角中一拳把她打倒,用武力结束这场纷争。


三十年的婚姻里,无数次想到离婚的苏敏,为了女儿的幸福一次次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
从女儿上学忍到女儿毕业,从女儿上班忍到女儿结婚。


照顾女儿做了月子,外孙上了幼儿园。


苏敏在自认为完成了所有母亲应尽的义务后,终于决定从这场婚姻里脱离。


同时,这一年她也被查出患有中度抑郁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
她用自己多年的积蓄买下一辆Polo,经过简单的改装后成为了自己“漂”在路上的家。


从郑州到小浪底,从三门峡到西安,一路上风餐露宿却心胸舒畅。


和苏敏一样,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在完成了家庭交待的职责和使命后,选择从无爱的婚姻中叛逃。


他们有的以车为家,漂在路上,有的前往异乡,另寻空间。


即使是落叶归根的传统思想,也未能左右他们走出枷锁的脚步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何以为家


截止2019年,在全国2.47亿流动人口中,流动老人将近1800万,相当于哈萨克斯坦人口的总和。


他们中,有些人是为儿女而漂,也有决心逃离家庭独自去漂的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:新京报 有理数


2016年,“二孩政策”全面开放后,“老漂族”的群体在不断扩张,漂泊的时间不断变长。


除此,根据2019年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,国内老年人的离婚率比起30年前已经翻了一番。


中国老年人的离婚时代已经来临。


当子女长大离开家后,他们完成了作为父母的任务后,便开始思考,实现自我的可能性。


很多人的第一步便是走出家门,去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
她,50岁,在北京给儿子当“免费保姆”:1800万老漂族何去何从?

图源《家族之苦》


但外面的世界除了精彩之外,更多是的无奈。


根据国家卫健委相关报告显示,62.9%的老年流动人口,感觉身体没有在原籍地健康,58.87%的老年流动人口,感觉没有在原籍地生活快乐。


导致这些问题的原因在于,在社会融入方面,“老漂”很难在他乡找到认同感。


在儿女家做免费保姆时,饮食习惯和气候不适应,和子女邻里沟通相处难;漂在路上时,又要长时间的面临独处的孤独。


同时,异地就医报销难也是困扰他们最大的难题。


以上这些摆在眼前的现实问题,都让这些1800万漂在异乡的老年人,在社会夹层中生活愈发艰难。


早上9点钟的天通苑,不同口音的“老漂”们又开始了忙碌的一天。


而56岁的苏敏早就为自己准备好了过冬的衣服,今年春节她不打算回家,她要在路上迎来属于自己的2021年。


异乡留不下他们的灵魂,家乡关不住他们的脚步。


漂泊在家乡之外的她们,很多时候都是隐形的,在“免费保姆”和“逃离家庭”这种标签下是一个又一个真实的人。


就像苏敏阿姨说的那样,她也想为自己而活,不管多长时间。

网友评论:

已有0条评论,共0人参与,点击查看
[!--empirenews.listtemp--]
评论者:baihua [!--pltime--]
[!--pltext--]
[!--empirenews.listtemp--]
登录名: 密码: 匿名